AG电投

福州偵探AG电投脫離現實的夢想是幻想

AG电投發表時間:2019/1/5 15:45:35

周末睡得混混沌沌的時候,福州偵探AG电投,我舅舅神神秘秘地給我發來了短信息。
 
“你覺得我是不是該給租客漲點租了,最近都沸沸揚揚在說房租暴漲了。”
 
我無語。
 
最近一個月,一場轟烈的房租爭議爆發。
 
初心可能只是想創造幾篇情緒爆文,刷幾篇十萬加。沒想到最終的作用,竟然是驚醒了一批本不敏感的房東。
 
想起前兩天在一篇刷屏文章底下看到了這樣的評論:
 
竟然被網友頂到第一位。
 
我有點擔心,那個本來溫柔地在國外過著安靜日子的房東,為了這波漲價潮,會不會蠢蠢欲動加個價?
 
被榨干的年輕人焦慮,怕掉隊的中年人何嘗不焦慮?
 
畢竟,我們都是普通的勞動人民。
 
“交完房租,剩下的錢只夠叫外賣”
 
這一輪房租上漲的討論,源于北京通天苑的一個業主良心發帖:
 
本來打算租7500塊的房子,被自如、蛋殼兩家長租公寓哄搶,結果最后以10800的價格租出去。
 
資本無情,這樣介入租房事業,就等于要吸干了年輕人的血。
 
一時間,回帖洶涌,那些被漲了房租的、還沒被漲房租的,都慌得有一比。
 
仔細瞧瞧“中國房價行情網”的數據,房租真的漲得很兇。
 
北京同比漲了21%,竟然還不是top,成都漲了31%,深圳漲了30%。北京單平米月租金已經去到92塊錢。
 
這代表著,一個剛畢業的小北漂要正兒八經住個能轉身的地兒,起碼要5000塊錢——幾乎是“交完房租,剩下的錢只夠叫外賣”。
 
而且更要命的是,你看完抱怨一句房租貴,沒關系……第二天就會有人租了去。
 
于是,媒體界一窩蜂都是悲苦一片,哀鴻遍野。
 
事實上,房租真的漲得偏離了正常范圍嗎?更應該重視的問題到底是什么?
 
大逆不道地說一句
 
中國的租金真的不貴
 
中國房子的租售比,長期處在一個非常低的狀態。
 
與此同時,房租占收入的比例,又長期處在一個非常高的狀態。達到了60%的比比皆是。
 
活脫脫的一畸形。
 
在中國,一套房子的租金年回報率,有時候甚至只有1%——也就是要100年,這房子才能收回成本。
 
然而,國際平均水平,是18-27年左右。
 
也就是,要是房價不漲,做個租房的房東事實上還不如把錢存銀行。(碼字到這里才驚覺,銀行也有1.5%啊!)
 
很多人都會認為,房租那么高,無非是因為房價太貴了,房東看著房價來加租。
 
那你還真的太看得起房價了。
 
只要用屁股想一下就知道,房價猛漲了那么多年,但是房租有這么不管不顧地拋棄你嗎?
 
就算時代拋棄你,房租也一直用8%左右的漲幅在緩緩陪跑著我們的工資。
 
民間甚至還流傳著一個段子:
 
一套1000萬的房,租一年才15萬,一套房夠你租66年。
 
但土地的使用權限只有70年,余下那4年是留給開發商建房子的。
 
天衣無縫,剛好。
 
你看,段子說完,是不是突然覺得房東沒那么猙獰了。
 
其實,房租這玩意兒,核心的拉動因素不是房價,而是需求。
 
需求是什么?我曾經聽過一個很驚人的數字:大城市的異鄉人,只有8.6%的人買到了房子,還有68%的人只靠租房度日。
 
而房源呢,最近三年,還真的沒怎么增加了。
 
你們最近幾年的全國竣工面積圖,早就從2000年到2010年的高歌猛進,到最近幾年的平滑,甚至下滑。
 
資料來源:中國產業信息網
 
供應越來越少,需求卻始終高漲。
 
所以說,不是房租突然猛漲,不是大城市容不下青年。
 
而是它一直克制著等了你那么久,你的收入卻始終沒有跟上。
 
比哭窮賣慘更有意義的,
 
是學會優雅地應對
 
最近聽吳曉波老師聊到,一個來機場接他的清華大學畢業生,一個月工資是9000塊錢,因為房租已經漲到7000塊錢,快連吃飯都成問題了。
 
聽著還真的挺心酸的。
 
然而,這還不是最慘的。清華畢業生也不過才剛剛開始人生的奮斗,年輕人吃兩年咸菜算什么熬苦啊。
 
更多的普通人,在北京夜以繼日地拼搏,本來想著從回龍觀奮斗回朝陽區的……
 
結果,經過兩年不眠不休的努力,終于奮斗到了昌平,很可能再過兩年就只能去到河北省了。
 
沒有經歷過房租漲得比工資快的日子,不足語人生。
 
但是既然房租已經漲成這樣,我們應該怎樣優雅地應對呢?
 
退一步海闊天空,何況退一步不一定是離開這座城
 
我最近問一個新來的妹子,你住哪里啊?
 
她說住在龍歸,一個坐地鐵都要一小時的地方。
 
要知道,這里是廣州,地鐵一小時,都足以去農家樂一日游了。
 
我問,這一帶房租一定是超級便宜了?她說也不是,地鐵站旁邊的漂亮小區要2000多,她住在離開地鐵站要坐15分鐘電瓶車的村里,900塊一個月。
 
我驚了,坐電瓶車15分鐘,那多不安全啊,晚上回去不會害怕嗎?
 
她說,咳,你多慮了,那里是個長租公寓,裝修得還不錯,而且電瓶車開到晚上10點,很多人坐的,不擔心。
 
我說這一段,并不是鼓勵大家去那么遠的地方租房子。而是想告訴你,既然任何一個地方都有房價洼地,那任何一個地方,都有房租洼地。
 
同一個商圈,哪怕離地鐵差了15分鐘電瓶車的距離,就可以差了一倍。
 
有時候,退一步海闊天空,還指的是:稍微用一點點代價,換來更大的價格空間。
 
15分鐘的電瓶車代步,就可以換回來1000多塊錢的結余,隨便理個財更是一年可以換回2個月租金的利息,何樂不為呢?
 
看準租售比趨勢,及早鎖定談判空間
 
舅舅給我發完短信后,居然還真的去找租客要加租金了。
 
沒想到,灰溜溜地回來了。
 
原來租客小伙子早在兩年前就算好了:
 
這個地區的租售比是1.5%左右,而舅舅當時急著租,整個算下來的租金和房價的比例只有1.2%。
 
結果,小伙子早就料事如神地在合同里面約定了,租金3年不變。當然,他也是付出了代價的,當時別人都押一付三,他東湊西湊來了個押一付四,一舉拿下。
 
既然合同約定好的東西,舅舅想反悔也沒什么用了,要加租就只能巴巴地再等一年。
 
所以說,會談判的人還是首先要會算賬。會算賬的關鍵是會前瞻。
 
房租不會長期暴漲,北上廣深離不開你
 
我預測,這一次的房租上漲并不會持續下去很久。
 
因為經濟學上有一個“擠出效應”——
 
你本來在地鐵的座位上坐6個人一排好好的。突然,進來一個蘇聯大媽,一屁股下來,占了3個人的位置,那么這排就變成只能坐4個人了。
 
而這個“蘇聯大媽”,就是房租,“其他人”,就是我們的吃喝消費。
 
如果蘇聯大媽一直坐著不下車,那其他人就坐不上去,過了一段時間就只好下車再找更舒適的交通方式。
 
假設越來越多的年輕人,因為受不了過高的房租逃離北上廣,房租的供需又會重新達到了一個新的平衡。
 
這時候,房租自然又變回均衡上漲的趨勢,陪伴著我們的工資慢慢跑。
 
而你最應該做的一件事是:讓自己的工資跑得過通脹的同時,讓工資的理財生息,也能跑得過上漲的房租。
 
北上廣容不下肉身,三四線放不下靈魂。
 
凡事都沒有完美,我們何嘗不是在不斷的撕裂中找尋著最佳的生存點?
 
那些暴漲的房租,除了揭開了生活的殘酷,還給了我們更多逆境中思考應對方案的可能。
 
我相信,所有逆境都有優雅應對的方法論。
 
只要你跟焦慮揮手告別,咬著牙跟生活較個勁,相信在一次次的尋找、徘徊和選擇中,你一定能跟這個大城市握手言和。
 
房子是租來的,但生活不是。哪怕房租漲了,依然不是。
 
是的,懂得精明應對通脹的年輕人,會值得更好的生活。
文章編輯:福州私家偵探

上一篇:福州市私家偵探那種女人財富運比較好

下一篇:福州市私家偵探自私不影響我深愛你

bogouESBALL豪博官网hongli鸿利星际新豪天地bogou豪博八大胜AG真人